主页 > 创意电子 >以色列历史学家预言,2050 年 AI 将创造大批「无用阶级」

以色列历史学家预言,2050 年 AI 将创造大批「无用阶级」

归属:创意电子 日期: 2020-06-17 作者: 热度: 323℃ 165喜欢
以色列历史学家预言,2050 年 AI 将创造大批「无用阶级」

面对人工智慧对人类工作造成的影响,有人乐观看待,也有人很悲观,乐观的人参照过去历史,认为有破坏才有新生,人工智慧可以取代令人痛苦、低价值的工作,让人类从事更高阶的工作,与机器和谐共存。悲观的人看到的是代价,认为人类求取进步是天性,但是付出的代价可大可小,人类社会不见得有能力和平处理,如马云即言大量失业恐酿第三次世界大战。这是两个极端,更多人思考的是,当人类没有了工作,如何度过漫漫长日?

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,因为工作虽然是人生的束缚,但能成就生命意义、拓展社交生活,是社会运作的基石。工作是人生重要风景,一旦没有工作,人类与生俱来在马斯洛心理需求层级往上爬的动机,会驱使人类去做其他事情;他们做什幺,对未来的影响兹事体大。

以色列历史学家,也是人类大历史的作者哈拉瑞(Yuval Noah Harari)大胆臆测,人工智慧将创造一大群拿着基本收入的「无用阶级」,他们将成为尖端科技的採用者,当现实世界将他们屏除在外的时候,乾脆沉浸在虚拟世界的游戏规範里,在虚拟世界拚搏,累积人生的积分,寻找人生意义。作者以自己的小姪女玩宝可梦比喻,大家都走在同一条路上,玩家的眼睛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世界,他们会因为捉到稀有怪而找到满足感。

但或许读者会问,在电玩世界过关斩将赢得的满足感,远不如在社会上功成名就得到的财富,拿去住豪宅、买名牌包、开名牌车,发展到现在所谓的花钱做体验式消费来得有意义。但哈拉瑞认为,意义是来自大脑解读,不是永恆不变的东西,就像宗教信仰,许多信徒愿意遵循宗教给予的规範,满足于贫困的日子。他举例,以色列的超正统犹太教拉比接受政府微薄的补助,或是仰赖太太出去工作赚取微薄的薪水,每天研读圣经就是他们的工作,这些人却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。

哈拉瑞还举例,这种感觉就像家里有一个青少年,在父母允许下宁可每天吃汉堡可乐,也不愿意走出房门一步,为的就是没日没夜的打电动。他们不需要追求外面的功成名就,反正外面也没什幺机会。哈拉瑞在这里暗讽的是无条件基本收入政策,他认为 2050 年社会的无用阶级就会变成这种靠微薄收入度日、满足生理需求,精神上一头钻进宗教般的虚拟游戏里,按规矩生活,靠积分追求意义的人。

人工智慧乐观派一定不同意哈拉瑞的论述,因为他们认为,人工智慧虽然会取代大部分工作,但同时也会创造很多新工作。OECD 报告指出,现在唸小学的儿童,长大后从事的工作有 65% 现在还没产生,另外 35% 的工作一半将被自动化取代。Forrester Research 预估未来 10 年自动化、AI 的兴起将为美国创造接近 1,500 万份新工作,同一时间机器人等新兴技术也让 2,500 万份工作消失。

如果考虑人口老化与少子化的影响,人工智慧或许可以弥补缺工的问题,但没有考虑到的是,人类一定能驾驭人工智慧创造出来的新工作吗?哈拉瑞可不这幺乐观。譬如金融科技会让许多银行行员或从事金融保险业的员工失业,但这些人无法转去做未来缺口很大的虚拟实境设计师,就算有完善的职业训练机制,至少要花 10 年才能养成一项全新的技能。在人力重新安顿的期间,势必历经社会动荡。简单来说就是乐观派声称人类可以驾驭人工智慧,但现实是转行没那幺容易。

哈拉瑞是以色列人,又是历史学家,他看待人类千古至今对宗教的狂热与非现实化,认为人一旦失去现实世界的希望,就会转求虚拟世界。他形容面对电脑打线上游戏或虚拟实境的玩家,跟在耶路撒冷面对一片残骸废墟彷彿看到神蹟的人,心理上其实一样。信教的人只要遵循宗教给予的规範,就可以离神更近,玩电玩的人也同样,藉由积分得到人生意义。

我们早就知道,金钱不一定带来快乐,很多时候金钱与名气会成为痛苦的根源,很多人都是退休之后或不工作时,才发现人生的意义与快乐,所以只要有维持温饱的基本收入,人类不见得一定要工作。哈拉瑞就此推断,人不工作的时候,很可能会活在幻想里,遵守虚拟世界想像出来的律条,追求人为目标。

哈拉瑞的推论或许有几分道理,但是唯一可庆幸的是,今年是 2017 年,距离 2050 年还有 33 年。在人工智慧準备好取代人类的那一刻来临前,人类还有时间做好应变机制,譬如现在的保险业务员未来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驾驭人工智慧,现在的货运驾驶员未来可操纵无人车系统,不见得俗哈拉瑞所述,保险业务员非得转行做虚拟实境设计师不可,只要努力做到产业与技能同步升级的目标,就可以把失业的冲击降至最低。

但前提是相信人脑还有很大的开发潜能,可以驾驭人工智慧,以及要有实际作为,尤其是教育。至于那些沉迷电玩才能获得满足感的人,无论这个世界变得怎幺样,总是会有这幺一群人无声的存在着,至于要如何让这群人无害,甚至积极进取贡献社会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