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创意电子 >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归属:创意电子 日期: 2020-08-06 作者: 热度: 322℃ 938喜欢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近来全球最大的亚马逊森林大火成为媒体焦点,万劫不复的生态浩劫,让全球风起云涌、抢救未来的「植物保卫战」雪上加霜。

然而就在媒体传回一幕幕惊悚画面的同时,你可知道,其实还有一场同样猛烈、却悄然无声的大灾难,天天就在你我身边发生?

生态浩劫,肇因于人祸酿成了天灾。包括亚马逊大火在内,环境汙染、过度开发、滥垦滥伐,分分秒秒都在扼杀生物多样性,致使物种默默却快速从地表消失。大自然已一次次向我们提出严重警讯:「我们正失速奔向崩坏毁灭的绝境」。

单以台湾来说,目前就有一百多种脊椎动物、989种植物濒临灭绝,然而据特生中心最新调查,却只有13.8%的民众能正确理解生物多样性对我们的重要。

***

许多人一听到「毁灭」二字,就联想灾难片天崩地裂的恐怖画面,可是一提到「保育」,都自动让位给政府或研究单位,认为非关己事。有些甚至还会反唇相讥:「保这个干嘛?能吃吗?」

「确实是能吃呢!」以人类的自私退一万步言,生物多样性都是我们保命的基础,尤其植物,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,我们不但吃它、靠它才能呼吸,还必须仰赖它来维持生存环境的安全与气候的稳定。

生物多样性是国际、也是全民议题,如今正面临倒数计时的空前危机,为了拯救未来,联合国旗下的国际植物园保育联盟(BotanicGardens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, BGCI),为2020年「全球植物保育战略」制订了75%的保种率目标。

而台湾正好是亚洲最重要的植物多样性热点之一,除了在国际保种行列不缺席,2019年1月,政府亦正式启动「国家植物园方舟计画」,以4年55%的保种率,期能迎头赶上前述「植物保卫战」的任务位置。

目前方舟计画以林业试验所为首、台北植物园为基地,从公门到民间、从社区到部落,已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加入。

公部门方面,名称很有科幻FU的「林林特」(林务局、林试所、特生中心)合体了,他们共同拿着一张纪录了台湾原生植物百年史的地图,一起分头进行植物的野外调查与盘点。

由于这幺大规模的盘点工作,过去从来没有人做过。因此经调查后方才发现,许多过去在人为聚落很常见的里山植物,已从「普遍」变为「稀有」,需要外力即刻介入抢救。
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植物园清点、记录已收集的特稀有植物。(林业试验所提供)

负责方舟计画的林试所植物园组组长董景生表示:「物种之所以会消失,就是环境出了问题。」

台湾有很多植物重要热点都位于非保护区的平地和浅山,直接遭遇过度开发、汙染、淹水、田间工厂等等人为干扰的冲击;此外还有入侵种的竞争,像高美湿地出现美洲植物互花米草,强佔了在地稀有植物云林莞草的栖地,这样的案例在台湾各处层出不穷。
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左:入侵种互花米草(维基百科)右:原生种云林莞草(高美湿地旅游网)

植物猎人的滥採也是物种消失的原因。田间的採集虽让物种在经济市场留了下来,却从原栖地里消失,造成田边物种的灭绝,台湾享誉国际的兰花便是一例。而颱风也会把10%的土地沖刷掉,所以有些不得不移入保种苗圃,做域外保育。

这些都是方舟计划主要锁定与优先抢救的标的,估计约有100多种。

「其实很多植物在我们认识它之前,就已经在野外被消灭。」董景生说,最经典的案例是乌来杜鹃,日治时期很流行在警局门口种杜鹃,可是有一天北部盖了翡翠水库,乌来杜鹃的原生地就被淹掉了。幸而它恰巧生得美,才得以从林试所种回乌来,否则它也可能就此消失。

令人意外的,如今台湾少数不受人为干扰的「植物避难所」,是一年只在清明节才烧一次的坟墓区,这些特殊区域成为某些稀有植物幸免于难的「小小方舟」,除了地点必须加以保密,也需仰赖民间团体协助监测,才能避免遭到破坏。
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野外灭绝的乌来杜鹃,在一些居民家宅内仍可见其蹤影。(摄影:范素玮)

「如何将保种升级成为全民议题?」是方舟计画眼前的当务之急。国人如不从上到下共同为植物撑起一张全民防护网,救命的「进度」便永远赶不上灭绝的「速度」。

对此,董景生认为好看、好吃、好用等「利用论」,恐怕还是召唤民众关注最好的切入点。例如阿嬷古早使用的传统青草药、野菜、调味料等,都值得再次发扬光大;此外还可以把众多美丽的原生植物引入园艺与景观工程中,而非从南到北只懂得种栾树、民众想像得到的也只有樱花。
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当人们关心在地物种之后,就会有情感上的美产生。左:紫苏草是一种用来煮汤及调味的香味蔬菜。右:可作为园艺栽培的桃园石龙尾。(林业试验所提供)

植物与民生相关的利用价值、植物与在地的历史故事、文化与植物产生的有趣连结,都是引发人们看见「植物与己有关」的绝佳方式。民众如果能将植物与人共生的概念,落实到生活与社区之中,就能获得社区的自信心。

「所谓『越在地、越国际』,外国人来台绝不是想看到各国皆然的风景。像日本很流行的『地方创生』,都在找新的议题,我们何不从自己的家里找起?有些议题本来就属于在地的,把物种与当地的关联建立起来,提出具有『在地辨识度』的事物,才是值得我们追寻的宝物。」

董景生表示,不同的文化,思考就会不一样,例如麵包树,汉人想到的是可以吃的麵包果,而兰屿人想到的是气根,因为那是独木舟的材料;此外,台湾本岛常见的花生,兰屿就完全没有,他们天天看到的风景是芋头。

除了社区,很多学校也都有生态园的需求,可是很奇怪都在养青蛙。台湾岛虽然不大,但是由北而南、离岛、山区,生物多样性非常高,其实无论社区、学校,只要将两三种在地原生植物照顾好,就非常有意义;如果再从中找出可教授的生态知识,或与地方民俗结合,就可以延伸出很不错的教案或活动企划来。
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植物园方舟计画设计的稀有植物明信片。(台北植物园)

拯救未来之前,首先要当历史的侦探

「动植物都是沉默的,尤其植物更惨,有些人连吃进什幺蔬菜都讲不出来,多数恐怕也不认得哪些是原生植物,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。」所以在拯救未来之前,我们必须先当植物历史的侦探。

对台湾原生植物有兴趣的初学者,坊间相关入门或导览的出版品,已有猫头鹰《台湾原生植物全图鉴》系列;书林《看见台湾原生植物》、《细说台湾原生植物》。适用于景观设计的,则有内政部建研所《应用于绿建筑设计之台湾原生植物图鉴》。

除此之外,董景生也介绍数本好书,方便我们了解台湾植物的前世今生。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《台湾野生食用植物图录》,珍贵之处在于,这是早在日治时期的一群植物学家,根据野外採集鉴定而成。近年加上刘克襄的实际採食经验及吕胜由的摄影与审订后重新出版。读者除可藉此了解日治至今的植物变迁,书中的100种野菜,也可供按图索骥,寻觅回归自然的山野好滋味。

而台北植物园,也有一部自然教育解说手册《植物与人生》,本书从台湾的植物史开始谈起,还包罗节庆、文学、宗教、饮食、医疗、民生、建材等植物主题。

至于《沉默的花树》一书,则解决了很多台湾植物历史的问题。从清领到日治,我们已分不清哪些植物是本土亦或外来种,这本书帮助我们釐清花木的身世,追溯不会说话的它们,种种不为人知的古老故事。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想了解全球稀有植物的保育秘辛,不可错过《植物弥赛亚》。作者是英国皇家植物园(Kew Gardens)园丁,凭着抢救植物的使命感,遍行印度洋岛屿、亚马逊边陲、澳洲内陆与荒漠,带回保育现场的第一手实况。他的信念甚至启发了珍古德,称他为植物世界的最佳代言人。

此外,董景生郑重推荐,Kew Gardens出品必属佳作。例如250年的《英国皇家植物园巡礼》,几乎就是一部近代植物学的缩影,将可带领我们深入了解,植物如何改变我们的历史,并影响全人类的未来。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由董景生参与编着的植物科普书,人物方面有《早田文藏》与《佛里神父》,是台湾早年植物学家採集、纪录与命名的探险纪事;民族植物系列,则有兰屿达悟族的《婆娑伊那万》、东台湾阿美族的《邦查米阿劳》、中央山脉布农族的《走山拉姆岸》、南澳泰雅族的《绿色葛蕾扇》等书,民族植物是活生生的文化资产,是保护先民智慧资产的开始,也是推动生物多样性之起点。

话题》「植物园方舟计画」全面启动,为台湾濒临灭绝989种植物

董景生表示,植物的保种计画,确实是在为人类的未来争取时间,但这个未来成果会如何?连他自己都不敢打包票。

他说:「我们现在花这幺多力气做的这件事,当代一定看不到回收;但不做,未来更看不到希望。」然而有太多的事情,正是因为眼前看不见才被漠视,民众不去联想灾难的前因后果,便不容易有感。

他举和台湾有许多相似性的新加坡为例。台湾是多元的岛,新加坡也是,但新加坡是全球绿化能力最好的国家,绿覆率已达70%以上,他们的未来目标是80%,但台湾要达成10%都很难。

更惊人是,他们的绿覆能力是来台湾学的都市造林,我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宝物,从来没有把绿覆率当成kpi,经过30年,我们仍把路树含在人行道工程里,种树变成绑标的一部分,缺乏专业考量。

「此外,新加坡不像台湾有许多原生种,可是国民都很有意识,前两年他们终于找到两种姜,发表时不但举国欢腾,还做成邮票。而我们是生物多样性重要热点,却没有人在乎灭绝。」

董景生说,现任新加坡植物园园长Nigel Taylor,也是全球最大的天空树的推手。由于新加坡没有农业,所以当时都找台湾帮忙,因此他非常清楚台湾的产业实力,可是在「制订未来」这件事上,两国的远见真的不一样。

国家植物园有保存物种的使命与教育民众的责任,我们必须借镜新加坡、建立国人对生物多样性的忧患意识,因此董景生希望,民众除了阅读前述的相关书籍,最好的方式还是前往各地植物园听听导览。

「我们每个研究中心都有很好的导览人员和志工,像台北植物园每月都有一个主题、每週都有一场定期导览,只要报名即可,时间地点皆可上网查询。」

希望从这一小步开始,你也可以成为「植物保卫战」的战士,一起加入拯救未来的行列。